61閱讀

桐城蒿子粑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8-06-22 所屬欄目:飲食文化

從三月三開(kāi)始到清明期間,老家桐城都流行吃蒿子粑,據說(shuō)此時(shí)吃蒿子粑尤其是孩子吃了蒿子粑可以粑住(粘住)魂魄,不會(huì )被什么“齷齪”嚇“掉了魂”,能夠出入平安,這種美好心愿代代相傳,我們沒(méi)有理由廢止。記得小時(shí)候每年清明期間,母親都會(huì )做的,我還經(jīng)??粗?zhù)母親做。

蒿子粑的傳說(shuō),蒿子粑的故事

做蒿子粑并不復雜,把米(最好是粳米)用自家的手磨磨成粉,再買(mǎi)來(lái)蓬蒿,也可以到郊外挖野蒿,把蒿子洗凈不加水放在鍋里煮,蒿子煮了大半熟其本身的汁水都出來(lái)了,此時(shí)加入米粉與蒿子在一起翻炒、攪動(dòng),并根據具體情況再加水或再加粉使其成為半熟的面坨,起鍋后稍冷卻即可開(kāi)始做粑,為了不粘手,每做一個(gè)都要手沾水。做出的粑一般直徑約兩寸多點(diǎn),形狀是中間厚周邊薄(這種形狀可謂之“銀河系型”),蒸熟之后的粑顏色為青綠色,在光滑的粑面子上有蒿子構成的清晰“紋理”。記得當時(shí)糧食配給少,蒿子粑中的蒿子占80%以上,米粉只起一點(diǎn)粘結作用。不管米粉含量多少,蒿子粑都很好吃,因為蒿的幽幽清香與米的絲絲甜味有機融合了。這種粑如果留到下一餐吃,可重蒸一次,用油煎不常見(jiàn),十幾年前我回桐城做清明曾買(mǎi)過(guò)油煎蒿子粑,感覺(jué)并不好。如今,安慶街頭也有賣(mài)蒿子粑的,除價(jià)格高外,食材、外相、口味都無(wú)法與當年相比了。

如今蒿子粑被當做一種時(shí)令食品兼民俗食品,若問(wèn)這種食品最初來(lái)源,可能難找到答案,或許它就是古代以野菜充饑的貧困者發(fā)明的。不管怎么說(shuō),在半個(gè)世紀前的短缺經(jīng)濟時(shí)代,它確實(shí)是美味而營(yíng)養的食品。說(shuō)到這,我想起一件讓我終生愧疚的往事,也是我一生中最對不起母親的幾件事之一。大約是1960年春天,因為當時(shí)糧食定量太少,母親常到郊外挖回野菜做粑吃,某日下午母親又挖野菜去了,我五點(diǎn)鐘放學(xué)回家,看到鍋里有6個(gè)蒿子粑還帶著(zhù)余溫,作為14歲的孩子,總是饑餓的俘虜,我立即狼吞虎咽地吃了3個(gè),過(guò)了一會(huì )兒母親還未回來(lái)做飯,我忍不住又把剩下的3個(gè)蒿子粑全吃下,然后出去玩了。天快黑時(shí)我回來(lái)了,母親正在灶下燒火,她見(jiàn)到我只說(shuō)了一句:“我餓死了,你把蒿子粑全吃了,哪怕留一個(gè)給我也好!”后一句她重復了一遍,這是我第一次聽(tīng)到母親喊餓,第一次聽(tīng)到母親埋怨我多吃了,后來(lái)一想,母親中午吃得本來(lái)不多,下午6小時(shí)挖野菜和來(lái)回步行近20里路,她累餓交加,回來(lái)看到鍋里空空如也,家中也什么吃的都沒(méi)有,只待重新煮飯,母親真的難受啊,我怎么就沒(méi)有想到?在灶中火光的映照下,我看到母親瘦削的臉,看到母親眼睛里還噙著(zhù)淚水,我無(wú)言以對。

如今,正宗的野蒿子粑很難吃到了,但那一段記憶卻如同一種隱痛,讓我刻骨銘心,也激勵我不斷求索。

本文標題:桐城蒿子粑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0287327.com/1228117.html

61閱讀| 精彩專(zhuān)題| 最新文章| 熱門(mén)文章| 蘇ICP備13036349號-1